相关文章

一群江西人操盘“杭州排队小吃” 手撕面包火了

昨天12:03,周女士来电:上周六,我去杭州武林路昌化路口买糖炒栗子,看到旁边一家店,很多人在排队买手撕面包,这几天我都有经过,每天都看到在排队,我就很好奇,难道手撕面包也突然火了?

记者罗传达核实报道:手撕面包真的火了?昨天下午,我们前往杭州闹市区的三家手撕面包店看个究竟。

一家店开在武林路昌化路口,叫“纯牛奶手撕面包”,开了一个多星期;一家店开在曙光路保俶路口,叫“纯牛奶黄金手撕面包专卖店”,开了一个多月;另一家店开在解放路马市街口,叫“鹰溪缘传统糕点”,这两天刚刚开张。

这三家面包店的老板都是江西人。每家店门口都排了15—20人的队伍;每人排队时间约20分钟。面包现烤现卖。

这是家什么店?

下午3点,武林路昌化路口南200米,在诗忆江南的店面下,“纯牛奶手撕面包”七个大字格外显眼。20多个人排在店门口,一手交钱,一手拎面包走人。队伍如流水般,源源不断。

老板姓娄,40多岁,江西人。他说,开店一个多星期,每天队伍都这么长,特别是第一天,队伍排了七八十米,有时候拿到一个面包要排一个多小时。

“我听他们说,武林路人流量大,就开这里了。”娄老板解释为什么选这里开店,之前他在南京、苏州等地做食品,做了十多年了,今年才到的杭州。

“我们一个师傅做面包做了30多年,新鲜、口感好就是秘诀。”娄老板指了指柜子里的荷兰乳牛纯牛奶,“我们用的牛奶算是比较好的。”

店堂右边的墙上挂着一个小牌子,用黑色水笔写了6个大字:每人限购3个!为什么限购?娄老板说,这是现烤现卖,一次28个面包出炉,30分钟烤一次,“如果前面的人要得多了,后面的人就得排更久的队。”

下午3点50分,曙光路保俶路口,“纯牛奶黄金手撕面包专卖店”的周老板去接孩子放学去了,剩下4个店员忙里忙外。这家店店面不大,人气不低,每次面包出炉,8分钟内必定抢完,排在后面的人深深叹息。

“大叔!大叔!”一个骑自行车、戴眼镜的少女在不停地叫,又扔掉自行车冲向排队人群。她叫的不是我,而是排第一的上了年纪的大叔,“大叔还没买到啊!”原来少女之前排队买面包,嫌队伍太慢,就去浙江图书馆还书了。还完书回来,排前面的大叔还在排……

下午5点,解放路“鹰溪缘传统糕点”传来清脆的广播:“手撕面包还有十分钟起锅!”

原来是一个双眼皮小美女在吆喝,昨天老板不在,她来张罗。这家店除了卖手撕面包,还卖各种糕点,但排队的20多人,几乎都只要面包。

“阿姨,我要两个手撕面包!”戴红领巾的小弟弟拿出10元纸币。“现在没有!”营业员阿姨探头只见纸币没看到人,大声说了句。小弟弟转身跑了。

这是块什么面包?

三家店走下来,看了,也吃了,他们的面包大小一样,“肤色”相近,味道也区别不大。

偶尔在价格上略有区别。武林路这家,开店一个多星期,一块面包从最开始的3元卖到后来的5元,如今卖到8元,随着价格上调,队伍也越排越短了;曙光路这边,如今也是8元的价格。解放路这边,因为刚开张还在促销期,目前5元一块面包。

我在武林路那家店买了一块红豆味的手撕面包,带回办公室请同事们品鉴,她们一边撕一边吃,其中一位吃完抹嘴道:“味道平常,有点油腻。”有人没吃,说闻起来香的。

是什么人在排队?

在曙光路手撕面包店门口,排队的有女网红、下班妈妈、上班族、外国友人、打工妹。

两个大妈好久不见,聊了起来:“巧的,你也来买这个?”“家里那个小伢儿闹,一直吵着要吃。”“每次经过这里都看到排队的啊,弄得我都想买个吃吃。”“对的呀,这里每天的队伍都老长老长。”

武林路这边,住在附近的一位蓝衣大妈喃喃自语:“还限购!今天人不多还限购,笨蛋,有钱不赚。”

“哐哐哐哐!”武林路开来一辆保时捷,四扇车门同时打开又猛地关上,下来4个女人,都戴墨镜,排在队伍的末端。排了几分钟又回到车上,原来她们穿得少,天冷受不了。

为什么排队?

我问了很多人,大部分人说,看到有人在排队就好奇,也就来排队了。一小部分人说以前吃过一次,更小一部分人说吃过两三次,还有人说手撕面包,“新鲜实惠,眼睁睁看它新鲜出炉,等了一炉又一炉,终于等到到手那一刻,爽!”

300多户江西人操盘“杭州排队小吃”

2014年,《每日商报》曾做过报道,近几年,杭州城里刮起过桃酥风、绿豆饼风、泡芙风、板栗饼风、烤鸭风、起司蛋糕风,还有烤猪蹄风。你能想得起的“杭儿风”街边小吃,背后都有江西鹰潭人操盘的身影。

据说,这些江西鹰潭人目前在杭经营着300余家街边店铺,最贵的店面年租金甚至过百万。有人放出豪言:“只要我们商量好一起做的项目,没有一个不会火!不单单是在杭州!”

“杭州起码有300家江西人开的小吃店,大家一起卖同一种小吃,哪有可能不火。”彭记负责人透露,他在杭州有多家烤鸭店。老乡间市场饭局或者电话联络,一场夜宵的讨论会,或许就拍板决定下一步炒作哪一种小吃。

杭州的300余户江西人仅仅是一个缩影,其实全国除东北、西北等偏远地带几乎都有遍布。红极一时的“徹思叔叔”起司蛋糕,后来在杭遇到“澈思叔叔”包围,而“澈思叔叔”的幕后团队上海矮胖子有限公司负责人就是江西鹰潭人。

这些小吃风靡一段时间后又会悄无声息地一家家消失,堪称美食界的“生死时速”。

每次“排队风”刮起后,这些江西老板们其实都有四五个预留项目准备着,一旦市场遇到饱和,或者因为季节影响,造成销售受挫的话,备选项目会在一周内马上启用,而撤离的步骤也几乎同步。排队是最好的广告,这些店铺上都大大方方地打上了加盟电话。